新闻详情

澳洲的亿万富豪们被连连起诉!疫情后,房东和商家摩擦不断...

来源:澳中商圈16582021-05-05

最近,澳洲富豪们创立的大集团竟被连连起诉,原因竟是拖欠房租?!

Part 1、Sportsgirl因拖欠房租被索赔240万

根据《Herald Sun》的报道,著名时尚品牌Sportsgirl因其位于墨尔本Bourke St Mall的旗舰店未支付租金而被起诉,索赔240万澳元。这起案件将成为对澳洲零售租金法的重要考验。

(图片来源:Herald Sun)

该品牌由澳洲的女富豪Naomi Milgrom所有。Naomi出生于墨尔本的艺术收藏和零售世家。在1999年,她收购了Sportsgirl。除了该品牌外,她的私人公司ARJ Group Holdings还拥有女装零售商Sussan和Suzanne Grae。据悉,她的个人总资产达到了7.95亿澳元。

拥有墨尔本Centrepoint Mall的Great Union集团对Sportsgirl提出索赔诉求,称其在4月至12月期间拖欠了231万澳元的房租。它还要求Sportsgirl支付约8万澳元的利息和追租成本。

对此,Sportsgirl予以还击,指控房东的行为不合理。并表示,由于疫情限制令,进入其店铺的通道被阻断,因此Sportsgirl有权要求降低租金。

在反诉中,Sportsgirl表示,其租赁协议是在“普遍假设”下达成的,即进入其商店将是“自由和不受限制的”。该公司认为,在疫情期间,出于保护员工和购物者的需要,这项访问条款无法达成。

Sportsgirl还声称,对方拒绝进行善意的谈判提供租金减免。Sportsgirl还在反诉中指出,去年6月,其Centrepoint门店的客流量下降了80%,而上月仍下降了60%。

作为回应,Great Union集团则否认进入该门店的通道被封锁,并表示Sportsgirl对租约中访问条款做出的解释在全球尚无先例。

Part 2、亿万富翁多家门店拖欠360万房租

除了Naomi Milgrom外,另外一位澳洲零售业亿万富翁Solomon Lew也对房东采取了强硬的态度。在去年的封锁期间,他也拒绝支付部分门店的房租。

Solomon Lew生于1945年,参与过多家零售公司的投资活动。曾担任Coles Myer等多家公司的董事长,现在是Premier Investments的董事长,该公司在2008年收购了澳洲最大的零售商之一Just Group。2016年,他成为第一个入选世界零售名人堂的澳大利亚人,该奖项表彰了零售“传奇人物”的终生成就。据估计,到2020年,他的个人财产达到了37.2亿澳元。

根据《The Australian》的报道,一家悉尼购物中心的房东将Premier Investments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因疫情封锁和商店关闭而拖欠的逾350万澳元租金。

在提交给新州最高法院的文件中,私人房地产投资者和基金管理公司Fortius Funds Management已对Premier Investments的旗下的Just Group提起诉讼。该集团管理着Just Jeans、Portmans、Smiggle、Peter Alexander、Dotti和Portmans等多家时尚连锁店。

原告方Fortius Funds Management同样也是实力雄厚。该公司管理着47亿澳元的投资项目和19亿澳元的资产,是悉尼Mid City Pitt Street Mall的主人。它声称,自去年4月以来,租户Just Jeans、Peter Alexander、Portmans和Smiggle未能按照租赁协议支付所有租金。

提交给法院的诉状显示,Just Jeans欠租金60.3万澳元,Peter Alexander欠租金39.2万澳元,Portmans少付租金204.7万澳元,Smiggle欠租金39.03澳元。Fortius还声称,这四个品牌的未付租金的利息总额已经超过12.5万澳元。

Part 3、疫情之后,房东和商家摩擦不断

由于疫情的蔓延和封锁禁令的实施,大批的店铺在澳洲关闭,导致购物中心的房东和租户之间产生巨大摩擦。

在门店关闭后,一些租户只想支付一小部分租金或者直接拒付租金,导致房东和租户之间的对抗变得越来越激烈,并爆发了公开的战争。

一些租户甚至被购物中心锁在门外。比如说时尚品牌Mosaic Brands,它的129家门店就被Westfield的所有者Scentre Group直接关闭。

现在看来,这场争斗正蔓延到法庭上。

根据Fortius的索赔声明,Premier Investments的所有连锁企业都未能支付全额租金。在上述被告之一Just Jeans的案例中,该公司去年3月还支付了租金,但到6月,支付的租金只占全部租金的一小部分。7月,该公司提议将租约规定的应付租金限制在每月销售额的8%以内。

去年7月,Just Jeans支付的租金为11261澳元,而实际租金接近10万澳元。然而,在12月Just Jeans支付了29.6万澳元的租金,大概是由于圣诞节销售火爆。

这些案件已经受到了零售商们和商业地产房东们的密切关注,相信未来还是会纷争不断。

站在商家的角度来看,在封锁期间,店铺的生意不景气,有些甚至直接停摆,商户们认为这些没有开门的店应该少付或者不付房租;而站在房东们的立场来看,店铺仍然是被商家使用,在非自愿情况下,商家就该支付原本的房租。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你是支持房东还是商户?快和我们分享你的意见吧!

责任编辑:yxy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中商圈,风平浪静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收藏:
热门评论
亿忆网友 2021-05-05

不负是不对的!适当少收也是应可考虑的!

评论
登录后请到 添加或修改密码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