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星空华文流血上市,乐华风华秋实还在排队,今年的IPO实在太难了

来源:钛媒体APP5302022-05-22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要点:

  • 1、今年乐华娱乐和风华秋实等提交了IPO的申请后,还在排队中,迟迟没有新的消息。
  • 3、《中国好声音》背后的星空华文刚刚提交了新的上市申请资料,再次冲刺IPO。
  • 4、今年港股惨淡,新股破发,IPO发行项目实在是太难了。
  • 5、无论冲刺IPO成功还是失败,站在创业者的角度,我们希望企业能够熬过去,稳住业务迎来新的春天。
  • 6、未来,一批中概股即将掀起在港“二次上市”潮,选择合适的窗口期成为难点,静待信心回转、市场好转的一天。

近日,《中国好声音》背后的星空华文再度提交了赴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这是继其于2021年11月递表失效之后的再次递交。

音乐财经曾在灿星文化每一次提交招股说明书的第一时间就解读其财务报表,这已经是在华人文化主导下,灿星与星空华文传媒电影重组整合为星空华文公司后,第四次举起IPO大旗。说实话,我们也已经有点“疲劳”了。

今年,与音乐娱乐产业有关的三家公司分别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材料——风华秋实(鹿晗概念)、乐华娱乐(王一博概念)和巨星传奇(周杰伦概念)。

目前还没有新的消息,IPO排长队的企业实在是太多了,但今年的大环境又实在是太差了,港股的IPO新股发行在2022年遭遇前所未有的艰难。

全球IPO创新低,港股也难

先来看一组数据,了解今年的新股市场到底有多差。

根据清科创业(01945.HK)旗下清科研究中心统计,2022年第一季度,中企境内外上市数量98家,首发融资额合计约人民币1,857.3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2.4%、9.2%,中企境内外上市节奏均有所减缓。

其中,港股方面,市场表现持续疲软。第一季度仅12家中企赴港上市,总融资额合人民币90.80亿,分别同比下降53.8%和91.1%,其中有3家中企以介绍形式上市。在美股方面,2022年一季度有1家中企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为近半年来首只在美IPO的中概股。

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都跌成什么样了,自然不用赘述。在赴美上市不现实,股权融资陷入寒冬期的多重压力下,今年扎堆冲刺港股的中企变多了。但是,投资者意向冷淡。

还记得去年11月网易云音乐上市之初,曾经找了基石投资者来护盘吗?当时的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已引入3名基石投资者,分别为网易公司、索尼音乐娱乐及奥比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Orbis,合计认购3.5亿美元(约27.3亿港元)股份。

什么是基石投资者?说白了就是财大气粗的金主,待上市企业提前谈好引进来护盘(基石投资者有长达半年的限售期),并且向资本市场传递对企业的信心,也是企业上市之后稳健发展的保障之一。

市场上基石投资者要么是主权财富基金,要么是大企业财团和实力雄厚的投行/PE基金,又或者个人投资者干脆就是超级富豪。基石投资者与上市公司有着更紧密关联,属于核心利益合伙人。所以,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自然是基石投资者越多越好。

当新股破发,港交所又是不允许基石投资者以低于发行价认购股份的。所以,在当下的市场环境里,基石投资人根本赚不到钱,还有长达半年的锁定期。这也是为什么,好像现在的基石投资者消失不见了的原因。

其实,我们翻开港股每一家公司的招股说明书,里面都会有一栏是“基石投资者”。如果招股书里面没有,基石投资者“空白”,就说明企业确实很难,没有找到财大气粗且愿意深度与企业绑定的基石投资者进来。

实际上,今年并不仅仅只是IPO大幅降温了,港股第一季度的股权融资规模也在整体大幅下滑。Wind数据统计显示,港股一级市场股权融资金额为883亿港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2637亿港元大幅减少66.53%。

今年4月22日,知乎从美国回归香港二次上市,基石投资者一栏就是“空白”。此前,我们曾分析过腾讯音乐到香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即便中概股已经跌出了一个时代,“二次上市”并没有那么简单。

暂缓是代表对当下二次上市的谨慎和不乐观,企业账面上尚有充足的现金,即便资本市场表现不佳,但可以熬过当下最艰难的寒冬期,等待市场更合适的窗口期再重启二次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5月3日,哔哩哔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就建议转换向联交所提出申请,并于2022年4月29日,就建议转换申请收到联交所的确认。生效日期后,公司将于香港联交所及美国纳斯达克双重主要上市——是指两个资本市场都算第一上市地。

二次上市 (secondary listing),是指公司在两地上市相同类型的股票,实现股份跨市场流通,这种方式主要以存托凭证 (Depository Receipts,简称 DR) 的形式存在。二次上市和双重主要上市不同,但都适合于已上市公司去选择研究什么样的方式适合回归。

对于已经在排队中的企业来说,无论是风华秋实、乐华娱乐,还是星空华文,这个阶段是最难受的。私募市场已经融不到钱了,投资人着急退出,公司又缺钱急需发展,二级公开市场现在又打不开,只能干着急。

今年为什么IPO这么难?

除了从A股转战港股的星空华文,喜马拉雅迄今也已经是三次递表了。

从2021年5月1日第一次递表纽交所,到9月中旬二度递表港交所,到今年第三次递表,喜马拉雅的上市之路也是命途多舛。

为什么上市难?在这背后,每一个因素都环环相关,外部因素的不确定性无法掌控,市场信心转悲观,资本现在更关注现金流和利润率等。

例如,喜马拉雅估值200亿元,历经9轮融资,但是声音赛道的想象力未能在商业上释放出来。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显示其用户增长和付费订阅趋势强劲,可是这依旧没有解决喜马拉雅盈利难的问题。

但话又说回来,即便是赚钱的企业,如果没有展现出增长潜力,也同样很难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大家用脚投票,就是觉得你不值钱,自然也拉不到基石投资者来出“真金白银”站台了。

从此次最新披露的星空华文招股说明书来看:在营收方面,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星空华文的收入分别为18.07亿元、15.6亿元和11.27亿元,呈下行趋势。

在净利润方面,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3.8亿元、-2780万元、-3.52亿元。在销售成本上,公司连续三年的数字为11.02亿元、9.73亿元和8.52亿元,销售费用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62.3%和75.7%,占比呈不断上涨趋势,销售费用主要用在了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板块。

从账面现金和负债来看,截至2021年12月31日,星空华文的现金及银行结余为5.47亿元,流动负债为4.71亿元。对比芒果超媒,截至2021年年底其账面现金货币资金为69.74亿元。

在四大主营业务板块中,占收入百分比最高的仍是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2019年、2020年和2021年该部分收入分别为13.41亿元、10.9亿元和8.8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比重为74.2%、69.9%和78%。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中国好声音》这一老牌最赚钱的IP,其毛利率出现了大幅下滑,仅有2.2%。在2020年、2021年收入下降的原因中,星空华文也提到了《中国好声音》产生的收入下降,背后因素也有因为在新冠疫情的负面影响下,经济及业务的高度不确定性,来自企业客户的广告预算也在下降。

不过,《这!就是街舞》的总营收和毛利率都在上涨。2021年,《这!就是街舞》录得收入2.39亿元,较同期《中国好声音》的收入少1200万元。

图注:小鹿角制

在股权结构上,星空华文的最终控制人为华人文化产业股权投资(上海)中心(有限合伙)、华人文化(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两者统称华人文化)、田明、金磊及徐向东。西藏源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为5.7%,上海奥遐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2.02%,平潭沣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持股为1.79%,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1.17%,上海沣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1.08%。

屡次冲刺上市,寒冬期的背景下,既要给公司投资者一个交代,更是企业发展不得已逆势必须冲击的阶段。

此次IPO募集资金的用途,星空华文表示,将用于为IP制作及运营提供资金;用于扩大受众范围以提供更好的客户服务及宣传已建成的文娱IP产业价值链;用于进行投资及收购与业务互补及符合策略的资产及业务;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创业难,做内容创业更是难上加难。

无论IPO成功还是失败,我们都期望这一批企业能够长久地活下去,熬过寒冬期,迎来新的春天。

*以上内容转载自钛媒体APP,i黑马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收藏:
热门评论
评论
登录后请到 添加或修改密码
web analytics
您的账号由于(MEMBER_REASON)处于禁言状态,无法完成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