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姜鸣︱中国近代海军中的外籍雇员

来源:澎湃-思想4112021-10-26

左:北洋海军总查琅威理;右: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1886年1月,琅威理重返中国。此时他已升任海军上校,清政府向其支付月薪七百两。1886年5月,醇亲王奕譞巡阅北洋,以琅训练有功,授予二等第三宝星并赏给提督衔。所以李鸿章在发给琅威理的文电中,常称“提督衔琅威理”或“丁、琅两提督”。在北洋海军的公文中,他的头衔全称是“会统北洋水师提督衔二等第三宝星琅威理”。

北洋海军提督的五色团龙将旗和三色总兵旗隔一日,李鸿章再次致电林泰曾:“琅威理昨电请示应升何旗,《章程》内未载,似可酌制四色长方旗,与海军提督有别。”

琅威理在“靖远”后桅上升挂提督旗

琅威理与邓世昌等接舰官兵合影

左为琅威理接舰时身穿海军上校军服;右为其返程时拍摄的身穿海军上将军服照不久,琅威理悬提督旗率舰抵达厦门。他是否穿着那套行头与丁汝昌见面,以及他后来在北洋海军工作时穿什么服饰,未见史料记载。但既然穿上了上将服,也是无法换下来的。丁汝昌是好好先生,对琅的僭越采取忍让,其他高级军官却觉得不爽,所以林泰曾更换将旗,未尝不是事先的策划。林泰曾、刘步蟾等人都留学英国,深悉海军礼节,看琅不过是客卿而非上级领导。琅威理在自己职务和军衔方面,确实也有虚荣心作怪。

汉纳根和他在黄海海战后获得的双龙宝星勋章从汉纳根履历可知,他不是以前中文史书所称的“陆军大尉”,不曾在院校学习过专业知识,更不是中国使馆招募的成熟人才。他就是一只初出茅庐的“菜鸟”。他的军事工程能力,来源于学生团入门级培训,离开军队后自习的机械制图、土木建筑、军事工程设计等课程。他通过父兄邮寄的专业书籍,在实践中边干边摸索,也与父亲在通信中进行讨论。他先后修葺天津大沽口炮台,修建连接大沽和北塘的浮桥,主持设计和建造旅顺口的黄金山、老虎尾、老蛎嘴、蛮子营等七座炮台,以及威海卫、刘公岛防御的主要炮台。初到旅顺时,当地仅他一个洋人,没有社交和娱乐,白天指挥施工,晚上苦读中文和专业书籍,由此掌握了汉语和炮台工程两门专业知识,这段经历,不能不说是个传奇。

“穷小子”汉纳根后来在天津的豪宅十九世纪下半叶,随着欧美国家完成工业化,国际劳动力市场流动活跃。大批具有技术专长的人士,包括下级军官、士官的收入菲薄,愿意背井离乡,在全球范围寻找发展机会。由于技术位差,也由于中国在一定规模上引进西方武器装备,外籍人员的薪酬大大高于其在本国收入。来东方求生活虽然不是这些人士的首选,仍然不失为富有吸引力的挑战。汉纳根的背景和经历就是这类外国人的典型代表。中国军队招募的外籍顾问、教官、技术人员,乃至租界里云集的商人、工业家、建筑师,大多是怀揣梦想、试试运气的冒险者,虽然素质上良莠不齐,技术上各有高低,总体上对中国现代化起到了推动作用,有些人在工作中也有很高的责任意识,但谈不上对大清的荣誉忠诚,最后关键时刻,他们并不会为中国献身。

马格禄和他的墓碑马格禄后来为自己补制过蟒袍礼服,1920年去世后,墓碑上注明是中国海军上将。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经纬线123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收藏:
热门评论
评论
登录后请到 添加或修改密码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