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全文

截止统计 2021-05-06 15:02

29874

全澳确诊

21

昨日新增

25486

累计治愈

910

累计死亡

二手书店③ | 哼哼哈哈书店黄伟:为每一本书找下一个生命的落脚点

读者报
2021-05-04
394

二手书店,顾名思义,就是卖二手书的书店,也是旧书流转的场所。

世界上许多著名的二手书店都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而中国现在的二手书店基本是改革开放以后发展起来的。随着互联网的发达,实体书店受到冲击,二手书店的生存更显艰难。

他们还在坚持什么?二手书店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未来要如何走下去?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成都市的四家二手书店,听店主们讲他们的故事与期望,共同探索一条通向未来的阅读之路。

有人说,要看一座城市是否有文化,二手书店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因为,二手书店要能维持,必须有厚实的阅读与买书文化支撑。在“哼哼哈哈书店”经营者黄伟看来,成都文化底蕴浓厚,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书,就算是在20年前,成都就有遍布大街小巷的二手书摊和二手书店,是名副其实的“书店之都”。

◆深埋的梦想种子在心底悄悄萌芽

80后黄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在高中没有毕业的时候,因为诸多客观原因,便在簇桥的住家附近进入一家公司开始了打工生涯。每天下班后,闲来无事的黄伟很喜欢逛逛二手书摊和二手书店,对一些励志类的书籍更是爱不释手。黄伟回忆说:“当时,簇桥的街边每天晚上有很多二手书摊。只要没事,我都会去蹭书看。”

时间长了,黄伟就跟卖书的人逐渐熟悉了起来。与此同时,埋藏在黄伟心里的一个梦想被重新唤醒。“自小我就喜欢看书,相信很多爱看书的人都会有开一间书店的愿望,只是大家都想说不可能,我也觉得不可能。早在几年前就有这样的念头,但也明白,那只是梦想而已。直到我对经营二手书的流程有了一个大致了解后,这深埋的梦想种子才在心底悄悄萌芽。”

于是,黄伟辞掉了工作,并找到一位平时信得过的二手书摊主,请他传授相关经验。黄伟至今仍记得当年跟随这位“领路人”去二手书市场实习的第一天。“为了省钱,一大早我就骑自行车从簇桥赶到成都百花潭公园附近的二手书市场。当时的路况不太好,近10公里的骑行路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事实上,黄伟在这天几乎就是站在“领路人”的摊位旁边,看他如何买卖二手书,看读者喜欢挑选哪些类型的书籍。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当黄伟跨进二手书经营后,才发现有太多的难题摆在了自己面前。对于二手书经营来说,书的来源自是最关键的课题。“当时我接触的二手书摊经营者,大部分的货源都是在成都市区的红牌楼周边。虽然我跟他们都很熟,但却不好意思跟他们一起去同一个地方买二手书。况且,我们还存在一种竞争关系。所以,我只得去更远的郊区——双流县(即如今的成都市双流区)。当时的二手书,大多会被收荒匠买走,然后再被收荒匠卖到废品收购站。最开始去的时候,我连双流的废品收购站在哪里都不知道,也不认识一个收荒匠。”这就让黄伟犯了难。

不过,干任何事情都有一股子韧劲的黄伟并没有退缩,他想到了一个笨办法。“我通过观察发现,收荒匠有一个规律,就在接近中午12点钟的时候,他们就会把上午收到的废品,包括二手书,拉到废品收购站去卖。因为找不到这些废品收购站的具体地址,所以我就在这个时间点去一些大的小区门口蹲点守着收荒匠,然后一路跟着他们来到废品收购站。”如法炮制,没多长时间,黄伟硬是用这一招把双流所有大大小小的废品收购站都跑了个遍。接下来,黄伟便走进这些废品收购站,好话说尽,最终跟其中几家达成选购二手书的口头协议。每次买进的二手书,虽然种类和质量都不理想,但总算是打开了局面,这让黄伟对前景充满了信心。

◆从书摊到网店的曲折路

当手头上的二手书有一定数量后,黄伟决定开始摆摊。不过,这摆摊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当时我租的摊位在成都市区,每周两次的逢场,我都是从簇桥出发,骑自行车驮着一大口袋的书,单程大概有十来公里。虽然累,但心里却是快乐的,因为自己毕竟迈出了实现梦想的第一步。”由于缺乏经验,黄伟的二手书摊一直亏本。这时,父母对他的支持和鼓励显得尤为重要。他们不仅在精神上鼓励黄伟,还在资金上不断给予支持,这让黄伟十分感动,心里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不能认输!

当静下心来思考一番后,黄伟也找到了问题所在:自己购进二手书的价值不高,都是极其常见的书籍,而别人购进的都是文史类、医学类比较稀缺的书,还有一些线装书和地方文献。造成这种情况的最大原因是自己的购书渠道单一、不健全。于是,黄伟又托人找到了一家造纸厂,那里面就有很多等待回炉化为纸浆的二手书。有了造纸厂这条渠道,再加上辛勤和诚信,黄伟慢慢在二手书市场立足。

当时,孔夫子旧书网很火,于是黄伟决定拿自己手里的一点积蓄去购买一台电脑。“因为有了电脑以后,我就可以在网络上了解二手书的行情,比如哪类书好卖,价格多少等等,这相当于是我购书的晴雨表。”

通过不断钻研,黄伟的网店生意越做越大。这种情况下,他愁的不再是自己购进的二手书销售不出去,而是没有数量足够多的二手书。为扩大二手书的收集来源,黄伟与很多的收荒匠交朋友,以最优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中的书籍。“做十次生意,赚两次就可以了。这样,卖书的人就会想,这个人把全部二手书都要下了,下次有货,首先想到的就是你。就算是遇到稀缺品,他们也会给你。”黄伟说,除了与各地收书人建立紧密联系,他还不断开拓新的造纸厂渠道。

◆书店成为了自己的精神故乡

虽然网店让自己有了一定的收入,但黄伟并不满足,他一定要实现开一家实体书店的梦想。大概在2006年,黄伟在簇桥街上的“哼哼哈哈书店”开张。对于这书店名,黄伟解释道:“我是开书店的,和和气气、安安静静是最重要的。跟读者如果能谈到一起,我们就哈哈一笑;如果是遇到没办法沟通的读者,我就在心里‘哼哼’两下。总之,绝不能怠慢了任何一位到店的读者。”

每天早上8点,黄伟都会准时到“哼哼哈哈书店”开门营业,在读者不多的情况下,他自己就会坐在木凳上,静静地看书,沉浸在书香世界,乐此不疲。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已故作家苇岸的散文集《大地上的事情》。有人这样评论苇岸:‘一般的作家,通过语言的独木桥走向文学。苇岸是从人格出发,从心灵的道路上通往文学。’我深以为然。第一次看这本《大地上的事情》,就发现作者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内心是相当安静的。他不写人情世故,不写任何虚幻的东西,他只写自己看到的的东西,比如蚂蚁、麻雀等一切关于身边很细微、很自然的东西。所以,我阅读这样的文字,内心也会很安静。记得书中一篇名叫《放蜂人》的文章写道:‘放蜂人是世界上幸福的人,他每天与造物中最可爱的生灵在一起,一生居住在花丛附近。放蜂人也是世界上孤单的人,他带着他的蜂群,远离人寰,把自然瑰美的精华,源源输送给人间。他滞于现代进程之外,以往昔的陌生面貌,出现在世界面前。他孤单的存在,同时是一种警示,告诫人类:在背离自然,追求繁荣的路上,要想想自己的来历和出世的故乡。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如此熟悉大地上的事情的苇岸,他引导着我们在背离自然、追求繁荣的路上,能有机会静下来思考自己的来历以及精神故乡。”

对黄伟来说,二手书店就是自己的精神故乡,“虽然我并没有离开故乡去工作,但多少年来,自己的书店一直都在梦想中,直到这‘哼哼哈哈书店’的落地。所以,我会将书店进行到底,一辈子都会做这一件事。可以说,实体的二手书店是我终生的事情。在平时,我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我喜欢的书,哪怕是在书店里待一天,我都觉得很舒服。”

谈及“哼哼哈哈书店”的未来,黄伟坦言:“作为一个二手书店主来说,从未想过贩书是一件有高度的事情,为生活也为兴趣,不巧立名目,不博人眼球,让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幻想着终有一天,能像《书店日记》的作者(苏格兰最大的二手书书店店主肖恩·白塞尔的开店日记)一样,有间属于自己的店面开书店,至少不用担心书店搬迁等问题,踏踏实实地将把书店开下去。同时,也希望继续为每一本书找下一个生命的落脚点,送到下一个爱书的人手上,这样便可以让每一本书的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让好书不寂寞!”(读者报全媒体记者 何建)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读者报,数码魅族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书店
成都
读者
0个人点赞
展示剩余内容
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怎么说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亿部落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